盲道不帮“盲” 频频现“盲区”

深晚记者街头调查发现盲道存在被占用、被阻隔等问题

2018年06月27日  深圳晚报  版次:A06  记者 邱志东

 网友微信吐槽福田区新闻路附近的路口盲道“拐个弯”。
▲网友微信吐槽福田区新闻路附近的路口盲道“拐个弯”。报纸佬 摄

 景田东路上盲道被电箱占据
▲景田东路上盲道被电箱占据。 本版图片除署外均由深圳晚报记者 邱志东 摄

 红荔路上中断的盲道
▲红荔路上中断的盲道。

 白石洲地铁站A出口盲道被各种单车占据
▲白石洲地铁站A出口盲道被各种单车占据。

 中心书城广场盲道被花圃占据
▲中心书城广场盲道被花圃占据。

 东门步行街路口盲道被共享单车占据
▲东门步行街路口盲道被共享单车占据。

 景田地铁站前路口不规范盲道
▲景田地铁站前路口不规范盲道。

 扫码进入 深圳ZAKER 视频
扫码进入 深圳ZAKER 视频《盲道不帮“盲”!深圳街头盲道槽点多多》

盲道是专门帮助盲人行走的道路设施,黄色凸出条纹样式的盲道犹如盲人静态的眼睛,被铺设在马路人行道上。近日有网友在微信朋友圈吐槽福田区新闻路附近的盲道,“实在想不明白,这条盲道为何要拐个弯,目明者都不会这么走。”

对于该网友微信朋友圈提出的盲道拐弯问题,记者采访了深圳市无障碍环境促进会的评测专家委员会专家夏工,她表示由于并非所有道路都是直线,盲道拐弯不可避免,但盲道铺设的位置和走向,应方便视力残疾者安全行走和顺利到达无障碍设施位置,路口盲道铺设应垂直人行道,该网友吐槽的盲道显然没有做到。

而深圳的盲道现状如何?日前,深晚记者走上街头体验。

盲道出现“盲区”

6月20日下午,记者分别在东门步行街、中心书城广场、红荔西路、景田东路、白石洲地铁站、沙河路沿着盲道共行走了3个小时,发现许多盲道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损毁,有的盲道被随意被占用,有的盲道甚至出现“盲区”,槽点多多。

东门步行街人来人往,记者沿着盲道随便走了一圈就发现多处盲道不通,有被人占用的、有的被“温馨提示”牌子阻塞的,最严重的是很多盲道上停放着一堆共享单车,“这些共享单车到处都停,也没有专门的停车区,经常堆在那里的。”附近商铺老板王先生告诉记者。同样被大量单车占据的还有白石洲地铁站A出口盲道、沙河街路口盲道。

记者在景田东路沿着盲道行走,发现多处盲道上存在电箱、电线杆、消防栓等,还有垃圾桶直接放在盲道上,中心书城广场花圃直接置放在盲道上;沙河街路口一处盲道因施工被阻隔。记者不得不绕路行走。

按照盲道的设计要求,行进盲道宜设在距人行道外侧围墙、花台、绿地带0.25~0.6米处。记者在红荔西路莲花山正门口前的盲道上行走时,发现部分盲道路段紧挨着绿化带,其中少年宫地铁站F1出口前有约50米的盲道被施工围墙占用。

盲道的条形块砖意味着可以直行,规则的圆点砖意味着停步转向,不同的触感可以让盲人获知前方路线的空间环境将出现怎样的变化。记者在景田东路和红荔西路上沿着盲道行走,发现多处盲道因下水道、电缆施工造成随意铺设或者没有恢复原样,导致盲道铺设不完整,障碍物前没有提示砖,容易发生意外。

有些道路的盲道时断时续,“断头盲道”随处可见。记者在行走的几处地点均发现有“断头盲道”,走着走着“盲道”就消失了。市民郑先生认为盲道发挥不了作用,“正常人沿着盲道都走不下去,更不要说盲人啦。”

盲道被占情况时有出现

6月21日上午记者来到深圳市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深圳市盲协副主席、深圳市无障碍环境促进会会长余冠彬告诉记者,深圳市目前视力障碍持证者中深圳户籍有1600多名,非深圳户籍有5000多名。

盲道是盲人独立出行的主要依靠,是盲人群体无障碍出行的有力保障。吕女士是一名视障人士,“平时和盲人朋友出门的时候也会走盲道,走在盲道上比较有安全感。”吕女士还告诉记者,她所认识的全盲朋友都不会独自出门,在室外完全靠盲道是很危险的。“最近我一个全盲的朋友在去太安地铁站的路上撞到了一辆停在盲道上的小轿车,眼角都磕破了。”

家住龙岗的视障人士王先生上个月也遇到了类似情况,他像往常一样在龙翔大道边上的盲道上行走,因施工队临时占用了盲道且没有提示,导致他摔倒受伤。据了解,很多施工队把盲道当成施工“标识”,在盲道下面铺设电缆或者下水道。“他们施工的时候挖开了盲道或者把机械设备放在盲道上,对视障人士又没有任何指引,对一直使用这条盲道的人来说无疑是很危险的。”余冠彬说。

“走盲道也有可能碰到危险。” 深圳市盲协副主席、深圳市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视障康复技术指导黄跃红女士说,“我们在给视障人士上课的时候都跟他们说路面情况比较复杂,建议他们坐地铁出行,但是现在很多共享单车堵在地铁口的盲道上,最后一公里方便了明眼人,却给视障人士造成了危险。”盲道作为视障人士的定位标志,盲道不可或缺,但完全相信盲道又很危险,视障人士对盲道有说不出的无奈。

盲道应成视障人士的出行安全通道

盲道其实也是一条无障碍通道,除了盲人在使用,一些视力有障碍、腿脚不方便、推婴儿车的人也可以使用,它能指引你走到正确的位置。“我发现一个现象,下雨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走盲道,因为盲道防滑。”余冠彬说。

“前不久孖岭地铁站C出口的盲道被施工单位的机器占据,我跟施工人员说这附近是市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经常有视障人士使用盲道,他们最后就把机器搬开了。”余冠彬表示,盲道的重要性要加大宣传,很多市民或者基层施工人员没有这个意识,盲道就好比消防通道,不能因为短时间内没人使用就被霸占。

“盲道是一条无障碍通道,建成之后要有人管理与维护,否则障碍物放在盲道上对视障人士来说,盲道就是‘险道’。”余冠彬说。

“现在很多市政道路施工是不同单位,单一的建造图纸都是没问题的,但是完成后往往就在盲道上出现了电线杠、井盖等,所有道路要有统一规划。”余冠彬表示。

余冠彬说,盲道等无障碍公共设施,反映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和公众的道德水平,或许这条凸起的道路用的人不多,但对每一个需要使用盲道的人却都是“刚需”。既然设置了盲道,就应去维护它、完善它,让盲道发挥作用,让盲道切实成为视障人士的出行安全通道。

(责任编辑 黄燕如)

2018-06-27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