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华:在细碎欢喜中过诗意的生活

2018年06月28日 北京日报 记者 路艳霞

 

2014年年底,一首《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让余秀华一夜爆红,此后她相继出版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摇摇晃晃的人间》《我们爱过又忘记》,还靠版税养活了自己。最近余秀华再出首部散文集《无端欢喜》,这一次她的文字没有让人失望。

在这部散文集里,余秀华谈人生,谈故乡,谈友人——那些日常生活的不安,灵魂的动荡,那些看得见的、看不见的痛苦和喜悦,都被她用心用力地写了下来。余秀华时时刻刻在用一颗纯粹之心,捕捉着那些感人的瞬间,她那些细腻的心思和敏感的触角,让我们生活在高楼大厦里、奔波在水泥地的路途中、与周遭保持着遥远距离的人,实在有些汗颜。被余秀华过成了日常的诗意生活,早已被我们遗忘在了风中、消磨在了世俗的纷扰之中。

她写自己的至亲至爱,对生命的尊崇、对死亡的敬畏,那份来自大地、乡野的庄重之气,是那些远离生活的无病呻吟之作所难企及的。父亲跪在神像前,一拜再拜,“神啊,求你治好我姑娘的病,我愿意折寿二十年!”奶奶对待自己的寿衣,挑剔的程度并不比那些大明星差,一改再改,锲而不舍,直到最终逝去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这些动人的生活细节,都被她写到了书里。

余秀华自带纯天然的机智,这样的机智总是在不经意间露头,而且有意思的是,稍稍露头又戛然而止。写父亲时,她捎带手巧妙点评了一番这些年兴起来的“截句”写作,看似言语间并没有正负评价,但一句“似乎想在江湖里另立门户,但是归根结底它还是诗歌,孙悟空怎么变化,还是一个猴头”,又暗含讥讽,而且是点到为止。而她形容自己曾经有过的失败婚姻,没有抱怨,没有愤怒,一句“婚姻是好多年前就不能用了却偏偏用到如今的一个马桶”,写尽她几十年的无奈和忍耐。书中“机智”言语真的俯拾皆是,因此她所自称的“文盲农妇”反倒不攻自破了。

“阳光能够照着活着的人,人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阳光几乎会出现在余秀华的每一篇文章中,她对阳光的多重感受和感悟无疑是丰沛的。我也终于发现,这仿佛是这个身有残疾的女子深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宣言,这份宣言让她面对苦难、波折、亲人离去的时候,都拥有一份恬淡的心境。事实上,她也早已坚定了内心的选择,在“这样的细碎里和在这样细碎的欢喜里过完一生”,于是她的单纯、天真、明媚浸透在字里行间,也让读者闻到了太阳的味道、田野的气息,感受到乡村生活那份暖融融的醇厚质朴。

(责任编辑  许建香)

2018-06-28

相关新闻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本页